RIMG2364
阿女,今天我想跟你談談我小時候住的社區,然後我相信我日後都會跟你再說這件事情。

同事們都笑我,為甚麼我好像對香港不同的區域都有點印象,好像都大概認得點路,知道可以怎麼坐交通工具,搞不好還知道哪家茶餐廳有好的蛋撻。

其實沒有那麼誇張,不過確實比起身邊很多人,我住過的地方比較多,也喜歡到處去逛,留意街角的東西云云。但我最近開始覺得,這是因為我小時候是住在屯門。

屯門,其實在歴史上很長了,據說唐朝就有駐兵了。但這種說法我總覺得其實是用來安慰我們那代的屯門人,因為當我成長時,屯門其實只是意味著偏遠、一腳牛屎(諷刺的是,其實我們住的那個新市鎮,已把真正的良田淹沒掉了),人家談起屯門,就想起色魔,就想起屯門公路大塞車,我懷疑那種labelling比今天的天水圍更甚。

因此,我珍惜出外的機會。你爺爺嫲嫲,他們每週都會帶我‘出城’,去他們的父母那裹,或者參與甚麼活動等。那時的交通不像今天,從我們住的兆康苑(即今天西鐵的兆康站)到旺角,就起碼要一個小時(還是有直達巴士以後,更早前就更麻煩,還要換車)。想來你爺爺嫲嫲還挺厲害的,上班那麼累,總是往市區跑(你嫲嫲在灣仔半山上班,那又是另一個攀山涉水的故事了),週末還是帶我們‘出去’。

我甚至懷疑,自已對‘平治‘巴士的那種懷念,是因為它的速度意味著我們能’出去‘,能到荃灣換地鐵過香港島,能很快(即一個多小時)到佐敦道渡輪碼頭,那超酷的車身,飛快的速度,那澎湃的引擊聲,代表著我們也可以是香港人。

女,我跟你說這個,是因為我開始在想,你出身後住在鴨脷洲,並很有可能成長,那會對你的人生有著怎麼的不一樣?你會像其它許多的香港人那樣,太習慣自己的社區而不敢走得更遠?你會否就覺得自己所住的大型樓盤就是香港的典型、而忘記其實香港有鄉土有漁村有劏房?不管如何,我希望你對身邊的事情保持興趣與敏感,好好的認識你生於斯長於斯的城城,好嗎?

~~pap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