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G2373

阿女呀,你今週就三十週了,我們很快就會見面。最近我好幾次在夢中見到你,但不知道夢中的你與真正來到世上的你,會有甚麼分別。我與你媽媽都很期待,但你不用急,好好享受在媽媽身體內的餘下時光吧。

今天,我想跟你談談坦白這一事。

最近就反國民教育的討論,也引起了不少大陸朋友的注意。我因工作而認識的朋友們,大多數是參與在公民社會、促進社會改變的人,他們對香港反國教運動都抱支持的態度,並因香港朋友的努力而開始反思自身的成長經歴。雖然說國內主流媒體不會有相關報導,但因為微博、以及翻牆等互聯網技術,消息還是傳到內地去了,他們都為香港人能十幾萬人走上街頭反國教而振奮。(特別是在過後幾天,中國內地又出現了民族情緒十分高漲的反日示威,還出現了暴力場景。)

朋友們的支持與鼓勵,讓人鼓舞。不過在朋友們熱情的查詢反國教運動的場面、以及我盡力把自己所見所知與他們分享時,心底裡我卻有一種不想甚麼都說出口的難受。

儘管不少朋友對香港人反國教、反洗腦表示支持,但魔鬼真的在細節中,去到具體問題時就難以直言了。比如說,有人會轉達大陸有些人會覺得香港人‘忘恩負義’、‘背祖忘宗’,有人會問國內也有‘洗腦‘但也出了異見人士嘛,比如說如何理解’國家‘、’中國‘等等概念,我當時真覺得百辭莫辯。我擔心如果真把心裡的想法都說出來,會讓大家很難過,甚至影響了朋友的關係。但不說出來,悶在心裡,難過的就是我自己。

阿女,我無法向你分享一條萬試萬靈的方程式,相信你將來慢慢會摸出自己一套待人接物的方法。我只想說的是,最近我開始感覺得政治為人們帶來分歧、憤怒以及怨恨;這裡指的政治,包括政府呀、政策呀,也包括民主選舉、甚至公民運動。這種姑且暫稱為負面的情緒,真的是我們想要的嗎?從西方的啟蒙運動開始到今天,難道我們在追求的不是更多的愛、公義與公平?而是分化,憤怒與怨恨?

有些時候坦白真的很難,希望你將來有足夠的智慧,回頭告訴我遇到類似的場景時、你會怎樣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