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month of: 十二月, 2012

IMG_0271

九十年代的香港有一套很流行的無厘頭電影叫《家有喜事》(對了,你日後過年過節就會發現我會堅持要看這部電影的重播),裡邊張曼鈺抱怨周星馳無法給予安全感,周星馳不無困惑的自問:安全感,咩嚟㗎?

阿囡,其實我要感謝你,因為你的到來,讓我們就生活中一些十分基本的東西也要思考再三,包括說安全感。

初生嬰兒來說,應該是十分需要安全感的,畢竟你們還是那麼幼少。相比起其它出生已能走能游的動物,人類的嬰兒可以說是最‘不濟’的了,而且我們從出生到成熟(從生物學角度即有生育能力,從做人的角度就複雜了…….)也好像比其它動物要長很多時間。要滿足你們、讓你們有安全感,其實說出來還不簡單麼?不就是要溫飽、不要濕了髒了的尿布、睏時讓你們睡、悶時確保你們不悶就差不多了嗎?

慢慢你就會發現,做事情呢知道理論與實際操作總有一個不太遠但卻不容易跨過去的關口。面對一個活生生的嬰兒如你發出你暫時所唯一能發出的訊號時(即哭,還好有程度及不能聲音之分),往往我與媽媽是會不知所措、無從入手的。這幾週我不時在想,人類自稱萬之靈,我們連月球都去了我們樹也敢暫光我們連自己同類都敢於欺壓剝削並以之為人類進步的象徵,對著初生嬰兒怎麼如此束手無策?

小時候我們都讀過舐犢情深這成語呵,感覺像牛這樣的動物好像也很會照顧牠們的下一代;我也很少聽說猩猩要討論幼年猩猩哭到甚麼程度才去抱牠才可以避免幼年猩猩長大後會情感依賴以及過早拍拖、也很少聽到貓貓狗狗豬豬羊羊與牠們的小孩窩在一起睡時會壓死小孩(還是其實是有,不過我們可愛的媒體不報?)。我總覺得我們人呵,在面對最原始最簡單的小孩的哭聲時,恰恰就是給我們的知識障所阻礙住去給予最直接的反應。人生憂患識字起,不是麼?

不過既然我與你媽已誤墮塵網中,一去三十年,也只能按塵世的方法去應對挑戰吧。阿囡我觀察你哭時其實也蠻痛苦的,估計你也不會無端端攞苦嚟辛,所以每一次哭都是‘合理’的。而且必須強調的是,我們也會透過學習(既然本能沒有了,只好重學理論,並在理論與實操的關口中反覆來回好了)來適應你的需求。比如我們慢慢發覺日間的你如果飽足及片片沒有問題,大概你的散落的哭聲只是悶了,而逗你玩玩、與你說說話有時候就能‘解決’你的需要;放你在孭帶你會很舒服很安穩;黃昏是最困難的,但我們也在累積經驗唷.這一兩天我開始嘗試在你心情很壞、而彼此又很累時將你放在身旁睡,雖然媽媽不無我會壓偏你的擔憂,但觀乎你幾次都穩睡超過四小時我覺得你還是挺爽的吧?

近日我對新聞時事日益喪失觸角,不是說狼鷹不可怖警隊不可恥打壓異己金融騙子不再存在;但我隱約覺得,其實搞定了甚麼時候抱你,甚麼時候餵你,怎樣把你好好的哄入睡,對我理解這光怪陸離的世界應該蠻有幫助。

IMG_0126

阿囡,你已滿月了,我們滿心歡喜呢。

昨天和你媽媽在路上一直聊你的事,媽媽突然說了一句,說我們現在的對話怎麼都只有你的屎尿奶、吃喝拉睡?這雖然有點誇張,不過確實自從你出生後,我們的生活焦點跟過往實在有大大不同,只要看看我們Facebook上的分享的改變就知道了…….. 到你長大時,不知道Facebook對你來說會否像BBS對我們那樣,已悄然遠去呢?

自從你過了三週歲後,我們發覺你的表現和剛出生時有些不一樣。早上睡的時候短了,有些時候會鬧著哭要人抱。另一個有點‘困擾’我們的是,你好像總是處於飢餓的狀態。不是說你捱餓了,看你臉上長了肉、大腿也漸漸可咬,我們覺得你是在長大中的。所謂處於飢餓,只是說你經常要吃。

我們之前已知道餵母乳小孩會吃得勤一點,因為母乳沒那麼頂肚。而且埋身吃媽媽也要你用更多的力,即所謂吃奶的力嘛,一頓下來的時間較長,每頓之間隔得又短。餐與餐又要換尿片,逗睡,陪玩,隨時還沒甚麼休息又要吃下一頓。此外呢,為了確保你夠飽,最初時我們有用奶樽餵你奶粉;陪月來了後,日間為了讓你媽休息,鼓勵你媽把母乳泵出來,由她來用奶樽去餵你。有了這法寶後,我也可以來參一腳去餵你了。

問題是,埋身與用樽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體系。埋身慢,用樽快;埋身你要用力,用樽相對輕鬆;埋身靠感覺猜你吃了多少,用樽可以量度;埋身只能媽媽餵你,用樽則可以他人代勞。等等等等。我甚至以為埋身更像務農,而用樽則像工業。就像今天的社會既想擁有田園牧歌,又想享受工業文明成果那樣,我們既珍惜你與母身直接接觸的親密,又想知道你是否吃得足夠;我們既想按著你的自然反應來去調節餵奶的時間與量,但又確實會珍惜因著用樽去餵而換來的空餘時間。當中當然還牽涉到對陪月姨姨來說,用樽她才更好工作、對爸爸我來說用樽我才有價值而對媽媽來說,她既很想與你親密又因‘黃口無飽期’而疲於奔命…….

引伸下來的其實還有,因為不肯定你是否夠飽而會因為你鬧著哭而不知所措,通常爭扎一輪試過不同方法後你又要食下一餐。接著當然是要爭論究竟你哭時是否要回應?究竟四個星期大的嬰兒懂不懂扭抱?究竟讓你哭十五分鐘就痛心的我們是否太過溺愛?究竟那些網友們的分享可信點、還是口口聲聲要殘忍點但其實溺愛之心從眼中從嘴角流出的長輩們可信點?

我有個同事養了兩頭貓,分別花名叫理想與現實。由於牠們性格很不一樣,故在形容兩頭貓時經常會有十分哲學性的發現,比如:理想很愛孤獨,而現實喜歡跟人在一起;現實會去串門,理想自己關在角落裡等等。在這餵奶並引伸出來的討論,乃至生命中其它的思考,我估計大概要離不開同事這兩只貓的形容?囡阿囡,寫這篇文我用了個多小時,因為當中餵了你兩次,掃風掃了兩次,還帶你在家裡逛了幾圈…….. 這肯定就是現實,也是我們的理想吧。

準備,永遠都是不充足的,正如攪EVENT永遠在LAST MINUTE都會出錯一樣。同理,無論讀了多少書,有關育兒,都會「拿手唔成世」。

好像嬰兒不停的哭鬧,書裡列舉了千百個理由,逐一驗証過,不是尿尿不是餓餓原來只要抱抱。但老掉牙的理論又會告訴你抱抱嬰孩太多會造成依賴。如何是好﹖

嬰兒的哭鬧是頗煩人的,縱使在醫院裡我試過晚上被數十個嬰孩的同聲一哭弄至無法入睡(那時候我還覺得這是美好的)。我們卻無法怪責嬰孩,因為她降落地球才不過十多二十天,她還要適應這個荒誕的世界。因此,每當為了成人們能睡上好覺而得把許多許多的奶水填飽她肚子讓她呆呆滯滯時,我總是於心不忍。

ARE YOU READY?這個清單是沒有盡頭的。能想像,在生產過後的才不過第三週,能在金鐘灣仔逛上個多小時是那麼的令人感到幸福。我細細的聽路人的說話,在公車上看看城巿的變化,心是那樣的貪婪。況如隔世。

囡,我不只把青春都給你。我把身體都給你了。沒有退路,我們都總在備戰狀態呢。

囡啊囡,在媽媽剛懷上你時,由於意識到我能參與的‘準備’工作十分有限,我其中一件去做了的事就是拿了一個下午的補休,去到中央圖書館的兒童館去找兒歌的CD。

是甚麼驅使我這樣做?我估一半是因為兒童的記憶吧,我就算記不起小時候老人家或父母跟我唱的兒歌或數白‘楠’(其實我是有那麼一兩個片段是記著的)、也記得當你姑姐還小時家裡總有些很好玩的東西,甚麼‘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檳榔,檳榔香摘子薑,子薑辣買菩達, 菩達苦買豬肚,豬肚肥買牛皮………‘ 我以前真的能記住整首,還有很多。想來這些都是很地方的本土的東西,又是必不可少的?

我在台灣曾經有個經驗,幾年前去台灣時跟友人一起吃早餐,朋友讓我餵那嬰兒食粥,我自然而言就開始跟小女嬰說廣東話了…….  說實在你要我用普通話餵食,我真做不出來……. 扯遠了。

其實現在要找到比較齊全的廣東兒歌或歌謠的資料,實在不容易。在中央圖書館的那個兒童CD角落,說實在的爛CD很多,當然也包括了那唱得很難聽還對家傭十分mean的紫昕姐姐。當時我挑了三隻CD, 一張是香港兒童合唱團的,一張是區瑞強的,一張則是不知名但有很多廣東歌謠的。首兩張很不錯,我現在也會播你聽;第三張則唱得不好,只好聊以備用了。在網上搜到潘國靈十多年前的一篇文章,介紹30年前音統處曾出過一本叫《廣東歌謠選》的樂譜,在公共圖書館有備份,算是為這歴史填了一筆吧。

你回到家後,我更重視放甚麼音樂、唱甚麼歌給你聽。一來作為父親,很多時你在吃奶時我是沒事幹的,很不好意我真的沒有母乳。所以我就開始在我們的唱片架上找些歌來播你或媽媽聽,扮扮音樂情人,希望一些輕歌妙韻可以讓時間過得更溫馨些。比如說一些純音樂,十多年前買下的爵士樂(不知為啥大學生好像總要聽一下爵士?),當然還有適合晚上播的像蔡琴、小娟與山谷裡的居民、 Norah Jones等,反正估計你不大會聽 MC Hotdog 吧現在。

有時你吃完奶還沒有睡著時,我與母親都會趁抱著你時演演歌喉唱一下歌給你聽。想來你也挺慘的,在這件事上你是沒有不聽的權利的。除了記得的一些歌謠,少不免我們也會唱一些伴著我們長大的流行曲,像媽媽就經常會跟你唱王菲不是嗎?我有時也挺糾結的,老實說在karaoke長大的我們能記住多少歌詞?在有很的選擇裡,我又不想跟你唱些太情情塔塔的(總覺得跟不夠一個月大的你唱‘限我要對你半時間慢慢的心淡淡’好像很荒謬),又不能唱些激盪如《自由花》或《國際歌》(我是想你去睡,而不是要你變得更清醒吧?)。無論如何,慢慢我們都會培養選一些playlist不是嗎?看你睡得蠻快蠻甜的,估計我們也不算唱得太難聽吧?

文章首貼的是Beyond樂隊二十多年前的《月光光》MV, 下邊是《麥兜响噹噹》中的同一首歌卻已改了歌詞……… 前後的對比見證著這城市的改變(如果不是衰敗),唏噓如斯!

囡,你前世是什麼來的﹖

你剛出生,在醫院的頭幾天,常常在熟睡中,會突然驚恐地叫,很苦的樣子。可能是神經的反射,也可能是媽媽沒有用毛巾把你包好。我卻信是你的前世,仍殘留在你小小的腦袋裡,把一些經歴帶來了我們的家。

你在這個新家庭生活,已經兩週多了。你的變化,常藏在微小的細節裡。例如頭一週,你眼晴仍未能完全睜開,吃奶時常單起一隻眼睛看世界;現在你已經能睜開一對亮亮又黑溜溜的眼晴了。又好像,你能凝視一些東西了,雖然我們知道你還未能看遠,也沒有什麼焦點,但你開始認識這個世界。你喜歡光,像所有嬰兒一樣。吃奶的時候,我和爸爸搜索枯腸,尋找適合你聽的調子,然後細細哼給你聽,溫柔地。託賴,你像你媽一樣,吃飽,就萬事好辦。

囡,在肉體的疲累中,其實我並沒有很多閒睱去思考與你的關係。我只有常常在你吃奶時,看著你小小的臉,問自己,我愛你嗎﹖我愛你,你是我甜甜的寶貝。

希望,我和爸爸給你的愛,能讓你忘記前世的痛苦。

 

IMG_0037

辣椒一紅,女兒就出生了。

囡呀囡,今天我想跟其他超新手爸爸分享一下少少的經驗好嗎?

關於坊間欠缺新手爸爸的支持,我在你還在媽媽肚裡只個月時,已經有抱怨過。回看這十個月的經歴,書籍如Dad’s Guide to Pregnancy For Dummies 作為一種心理的準備其實算是蠻幫到手的(香港公共圖書館就有這書),雖說經驗比較美國中心。不過相比起囡囡出世的那幾天以及及後照顧的一週,爸爸在懷孕過程中所要做的事真的相對少,而回頭來說嬰兒從媽媽入院作動到出生的一週的‘衝擊’,或曰所需要的準備也許更為重要。

如果可以重新再來一次,我希望對不同的生產選擇有更多認識。在醫生為你媽媽催生的時候媽媽要求無痛分娩,坦白說當時我是有點爭扎。理論上我擔心用藥對媽媽的影響,但現實上媽媽卻在承受著痛楚,而作為旁人是無法去評價那經歴。及後我又從不同的朋友中知道比如說穿羊水後如不比較早去催生的話,媽媽要順產就會相對困難,而我們當時的選擇是暫不催生看媽媽的身體狀況云云。類似的東西在過程中不能一一盡錄,而我也相信我們當時是做了應該做的決定。最後加一句,痛得是媽媽而不是爸爸,做了十月準備的也是她而不是我,是故現場最重要的還是尊重太太…….. 這不也是我們在結婚誓詞中所承諾及默認的嗎?

媽媽入院後的幾天,爸爸其實是要‘獨自生活’的。等於說很多平常不一定(甚至永遠不是)由我們擔當的家務,諸如洗衫淋花拖地換垃圾袋等等等等,請準備好我們大概知道可以怎麼替老婆分憂。如果可以的話,不妨在太太還在家時默想一下有甚麼要做的,不懂的先問,包括所有的用品放在哪裡。老實說你肯定知道老婆平時將抺手布與碗布怎麼分類嗎?你肯定記得太太要的那條大學時代於日本買的一條圍巾放在哪裡嗎?

作為媽媽與外界連繫的重要’線索‘,我們也要做好準備。物質上噓寒問暖是基本的了,就把自己變成為跟那個有點囉嗦的自己母親你就大概知道有甚麼要做的了,就是衣食住行物質精神需要云云。有一樣東西平常我不太著重的,但媽媽入院的那幾天特別覺得重要,那就是錢!的士是錢,尿片是錢,老婆想食煙三文魚法包加牛油果沙律也是錢,錢錢錢錢,總之帶夠零錢啦。也請準備好會有平常一倍以上的人會連繫你詢問母子/女的情況,對,除了你平常handle開的家人朋友,你老婆的家人朋友也會找你,而重點是後者你不能對他們發脾氣噃!

除非你已鐵定心腸於小孩回家後不屑一顧不會參與任何家務,或是家中老人家也好、幫工也好能24小時照顧得你們完美的好,不然請準備好做家庭主夫好了。請一定要放侍產假,現在的感覺14天是當家庭有一定支持下比較合適的安排,如果能放上一個月那肯定更好。家務無小事,洗刷煮燒所有都要學吧,此外還要當跑腿去買東西(你不會以為還在坐月的老婆可以去報紙檔買雜誌自己看吧?),辦其它家裹的雜項等。

還有一樣看似濕碎,而作為男士可能一般不太注意甚至不敢正視的,就是我們自己的情緒、壓力如何,我們有需要的時候有沒有人會提供支援,或曰我們敢不敢去找人支援。那種壓力可能來自老婆痛不欲生而護士教你的所謂減痛方法有如梁振英的發言那樣如煙如霧,也可能是夜深時份醫生最後還是宣佈老婆要開刀而你一個人坐在冰冷的醫院長廊上不知幹嘛,當然還有因為小孩夜裡不知會讓你睡多少覺而傍徨無助,以及為老婆做跑腿後但仍然有那一大堆碗及小孩尿濕了的衣服丟著你處理而又錯過了那場週末大波。

有身為爸爸的朋友說女兒出生後消瘦5磅,我暫時還好雖然老婆也說我肚腩終於有所消減。這是個很有意思的一個多星期,如果準備得好我相信這些日子會變成我們一生人中最值得回味的時光,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