囡啊囡,在媽媽剛懷上你時,由於意識到我能參與的‘準備’工作十分有限,我其中一件去做了的事就是拿了一個下午的補休,去到中央圖書館的兒童館去找兒歌的CD。

是甚麼驅使我這樣做?我估一半是因為兒童的記憶吧,我就算記不起小時候老人家或父母跟我唱的兒歌或數白‘楠’(其實我是有那麼一兩個片段是記著的)、也記得當你姑姐還小時家裡總有些很好玩的東西,甚麼‘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檳榔,檳榔香摘子薑,子薑辣買菩達, 菩達苦買豬肚,豬肚肥買牛皮………‘ 我以前真的能記住整首,還有很多。想來這些都是很地方的本土的東西,又是必不可少的?

我在台灣曾經有個經驗,幾年前去台灣時跟友人一起吃早餐,朋友讓我餵那嬰兒食粥,我自然而言就開始跟小女嬰說廣東話了…….  說實在你要我用普通話餵食,我真做不出來……. 扯遠了。

其實現在要找到比較齊全的廣東兒歌或歌謠的資料,實在不容易。在中央圖書館的那個兒童CD角落,說實在的爛CD很多,當然也包括了那唱得很難聽還對家傭十分mean的紫昕姐姐。當時我挑了三隻CD, 一張是香港兒童合唱團的,一張是區瑞強的,一張則是不知名但有很多廣東歌謠的。首兩張很不錯,我現在也會播你聽;第三張則唱得不好,只好聊以備用了。在網上搜到潘國靈十多年前的一篇文章,介紹30年前音統處曾出過一本叫《廣東歌謠選》的樂譜,在公共圖書館有備份,算是為這歴史填了一筆吧。

你回到家後,我更重視放甚麼音樂、唱甚麼歌給你聽。一來作為父親,很多時你在吃奶時我是沒事幹的,很不好意我真的沒有母乳。所以我就開始在我們的唱片架上找些歌來播你或媽媽聽,扮扮音樂情人,希望一些輕歌妙韻可以讓時間過得更溫馨些。比如說一些純音樂,十多年前買下的爵士樂(不知為啥大學生好像總要聽一下爵士?),當然還有適合晚上播的像蔡琴、小娟與山谷裡的居民、 Norah Jones等,反正估計你不大會聽 MC Hotdog 吧現在。

有時你吃完奶還沒有睡著時,我與母親都會趁抱著你時演演歌喉唱一下歌給你聽。想來你也挺慘的,在這件事上你是沒有不聽的權利的。除了記得的一些歌謠,少不免我們也會唱一些伴著我們長大的流行曲,像媽媽就經常會跟你唱王菲不是嗎?我有時也挺糾結的,老實說在karaoke長大的我們能記住多少歌詞?在有很的選擇裡,我又不想跟你唱些太情情塔塔的(總覺得跟不夠一個月大的你唱‘限我要對你半時間慢慢的心淡淡’好像很荒謬),又不能唱些激盪如《自由花》或《國際歌》(我是想你去睡,而不是要你變得更清醒吧?)。無論如何,慢慢我們都會培養選一些playlist不是嗎?看你睡得蠻快蠻甜的,估計我們也不算唱得太難聽吧?

文章首貼的是Beyond樂隊二十多年前的《月光光》MV, 下邊是《麥兜响噹噹》中的同一首歌卻已改了歌詞……… 前後的對比見證著這城市的改變(如果不是衰敗),唏噓如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