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26

阿囡,你已滿月了,我們滿心歡喜呢。

昨天和你媽媽在路上一直聊你的事,媽媽突然說了一句,說我們現在的對話怎麼都只有你的屎尿奶、吃喝拉睡?這雖然有點誇張,不過確實自從你出生後,我們的生活焦點跟過往實在有大大不同,只要看看我們Facebook上的分享的改變就知道了…….. 到你長大時,不知道Facebook對你來說會否像BBS對我們那樣,已悄然遠去呢?

自從你過了三週歲後,我們發覺你的表現和剛出生時有些不一樣。早上睡的時候短了,有些時候會鬧著哭要人抱。另一個有點‘困擾’我們的是,你好像總是處於飢餓的狀態。不是說你捱餓了,看你臉上長了肉、大腿也漸漸可咬,我們覺得你是在長大中的。所謂處於飢餓,只是說你經常要吃。

我們之前已知道餵母乳小孩會吃得勤一點,因為母乳沒那麼頂肚。而且埋身吃媽媽也要你用更多的力,即所謂吃奶的力嘛,一頓下來的時間較長,每頓之間隔得又短。餐與餐又要換尿片,逗睡,陪玩,隨時還沒甚麼休息又要吃下一頓。此外呢,為了確保你夠飽,最初時我們有用奶樽餵你奶粉;陪月來了後,日間為了讓你媽休息,鼓勵你媽把母乳泵出來,由她來用奶樽去餵你。有了這法寶後,我也可以來參一腳去餵你了。

問題是,埋身與用樽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體系。埋身慢,用樽快;埋身你要用力,用樽相對輕鬆;埋身靠感覺猜你吃了多少,用樽可以量度;埋身只能媽媽餵你,用樽則可以他人代勞。等等等等。我甚至以為埋身更像務農,而用樽則像工業。就像今天的社會既想擁有田園牧歌,又想享受工業文明成果那樣,我們既珍惜你與母身直接接觸的親密,又想知道你是否吃得足夠;我們既想按著你的自然反應來去調節餵奶的時間與量,但又確實會珍惜因著用樽去餵而換來的空餘時間。當中當然還牽涉到對陪月姨姨來說,用樽她才更好工作、對爸爸我來說用樽我才有價值而對媽媽來說,她既很想與你親密又因‘黃口無飽期’而疲於奔命…….

引伸下來的其實還有,因為不肯定你是否夠飽而會因為你鬧著哭而不知所措,通常爭扎一輪試過不同方法後你又要食下一餐。接著當然是要爭論究竟你哭時是否要回應?究竟四個星期大的嬰兒懂不懂扭抱?究竟讓你哭十五分鐘就痛心的我們是否太過溺愛?究竟那些網友們的分享可信點、還是口口聲聲要殘忍點但其實溺愛之心從眼中從嘴角流出的長輩們可信點?

我有個同事養了兩頭貓,分別花名叫理想與現實。由於牠們性格很不一樣,故在形容兩頭貓時經常會有十分哲學性的發現,比如:理想很愛孤獨,而現實喜歡跟人在一起;現實會去串門,理想自己關在角落裡等等。在這餵奶並引伸出來的討論,乃至生命中其它的思考,我估計大概要離不開同事這兩只貓的形容?囡阿囡,寫這篇文我用了個多小時,因為當中餵了你兩次,掃風掃了兩次,還帶你在家裡逛了幾圈…….. 這肯定就是現實,也是我們的理想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