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271

九十年代的香港有一套很流行的無厘頭電影叫《家有喜事》(對了,你日後過年過節就會發現我會堅持要看這部電影的重播),裡邊張曼鈺抱怨周星馳無法給予安全感,周星馳不無困惑的自問:安全感,咩嚟㗎?

阿囡,其實我要感謝你,因為你的到來,讓我們就生活中一些十分基本的東西也要思考再三,包括說安全感。

初生嬰兒來說,應該是十分需要安全感的,畢竟你們還是那麼幼少。相比起其它出生已能走能游的動物,人類的嬰兒可以說是最‘不濟’的了,而且我們從出生到成熟(從生物學角度即有生育能力,從做人的角度就複雜了…….)也好像比其它動物要長很多時間。要滿足你們、讓你們有安全感,其實說出來還不簡單麼?不就是要溫飽、不要濕了髒了的尿布、睏時讓你們睡、悶時確保你們不悶就差不多了嗎?

慢慢你就會發現,做事情呢知道理論與實際操作總有一個不太遠但卻不容易跨過去的關口。面對一個活生生的嬰兒如你發出你暫時所唯一能發出的訊號時(即哭,還好有程度及不能聲音之分),往往我與媽媽是會不知所措、無從入手的。這幾週我不時在想,人類自稱萬之靈,我們連月球都去了我們樹也敢暫光我們連自己同類都敢於欺壓剝削並以之為人類進步的象徵,對著初生嬰兒怎麼如此束手無策?

小時候我們都讀過舐犢情深這成語呵,感覺像牛這樣的動物好像也很會照顧牠們的下一代;我也很少聽說猩猩要討論幼年猩猩哭到甚麼程度才去抱牠才可以避免幼年猩猩長大後會情感依賴以及過早拍拖、也很少聽到貓貓狗狗豬豬羊羊與牠們的小孩窩在一起睡時會壓死小孩(還是其實是有,不過我們可愛的媒體不報?)。我總覺得我們人呵,在面對最原始最簡單的小孩的哭聲時,恰恰就是給我們的知識障所阻礙住去給予最直接的反應。人生憂患識字起,不是麼?

不過既然我與你媽已誤墮塵網中,一去三十年,也只能按塵世的方法去應對挑戰吧。阿囡我觀察你哭時其實也蠻痛苦的,估計你也不會無端端攞苦嚟辛,所以每一次哭都是‘合理’的。而且必須強調的是,我們也會透過學習(既然本能沒有了,只好重學理論,並在理論與實操的關口中反覆來回好了)來適應你的需求。比如我們慢慢發覺日間的你如果飽足及片片沒有問題,大概你的散落的哭聲只是悶了,而逗你玩玩、與你說說話有時候就能‘解決’你的需要;放你在孭帶你會很舒服很安穩;黃昏是最困難的,但我們也在累積經驗唷.這一兩天我開始嘗試在你心情很壞、而彼此又很累時將你放在身旁睡,雖然媽媽不無我會壓偏你的擔憂,但觀乎你幾次都穩睡超過四小時我覺得你還是挺爽的吧?

近日我對新聞時事日益喪失觸角,不是說狼鷹不可怖警隊不可恥打壓異己金融騙子不再存在;但我隱約覺得,其實搞定了甚麼時候抱你,甚麼時候餵你,怎樣把你好好的哄入睡,對我理解這光怪陸離的世界應該蠻有幫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