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二。

阿囡,隨著你日漸長大(其實不過是兩個多月),要出門應酬的需求日漸增多,不是哪個契爺契姐要見你,就是做冬團年。有時我也會猜忖,對於連放隻手指公入口都只是三次做到一次的你,要經常的‘穿州過省’的出遠門,究竟對你有甚麼implication。

對於香港的很多人來說,帶嬰孩出街好像是件正常不過的事,你看在百貨公司一街都是超級嬰兒車就知道了。但當我告訴我在北京的伙伴你兩個月就去玩親子瑜珈時,伙伴‘驚呼’那麼小為甚麼要讓你出門?這個‘舒適’的度,估計每個人不一樣吧,坦白說親子瑜珈我是很支持你和媽媽去玩的,但因著家庭為你所帶來的‘責任‘卻是讓我覺得左右做人難的地方。如果我們說做人要腳踏實地,那確實對於還未懂得坐起來站起來開步走停下來的嬰兒來說,為甚麼我們就急著要他她坐車坐火車坐飛機呢?

無論如何,因為你生於一個來自兩個‘大家庭‘的父母的小家庭裡,你的‘出差’需求便難以避免了。我與你媽媽呵,父母都珍惜與自己家人的關係,他們分別都有一大抽的(親或疏堂)兄弟姐妹。由於兩邊(其實是四邊)都重視家庭,一到過年過節那 booking 可不得了。就說剛過去的團年飯吧,你雖然甚麼都不懂其實你參與了5趟噃,是哪5次呢?你媽媽的媽媽的媽媽家,你爸爸的爸爸的爸媽家,你爸爸的媽媽的兄弟姐妹家,你媽媽的爸媽家,與及你爸爸的爸媽家。

這一次為了應付你的‘出行’,我們從你姨婆那借了一輛車來代步。這部車,我在跟你媽結婚前曾借來開過,並失敗的把右邊後方的實門在停車場內刮花了。這樣樣衰的事,如果不是到最後關頭,誰會願意再厚著臉皮再借一次車呢?如此孤注一擲,是因為試過一兩次帶著你找不到的士時的超級傍徨。老實講,在一個離家超過一小時車程的地方我與你媽總是會精神緊張呢。

這幾天出車沒有大問題,除了竟然在交通燈紅轉綠時入錯後波一次(好像除了你媽以外,無其它乘客察覺)。當然新精頭的道路因為有大量‘holiday driver’如我者導致路況十分無政府,而且我們也沒有想過原來有了車就有車位的問題。拜託有一晚我差點就找不到時租車位來停車而你媽卻一個人在家裡獨力的哄著因為出街後太興奮而猛哭三十分鐘的你。

不再抱怨了,畢竟出行的需求一時三刻改不了,我們期待著更強壯的你日後可以坐在我們的大腿上坐巴士,可以坐在‘山兜’裡傲遊於人海中。說到底,這樣狼狽的出行在你一生中大概就是這一次,不是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