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157
囡囡,看著你的改變,我們才重新學會原來人的成長與其它事情一樣,要有其過程,要一步一步來的。

當然,我們為著準備你的到來肯定買了一些育嬰的書籍,書中大概會告訴我們一個月時的你會怎樣,三個月又怎樣怎樣。以前聽人講“你自己經歴過就知”時會覺得好娘,有甚麼秘密咁巴閉書上不都寫了嗎?今天我跟你說這句話大概你也不會同意,不緊要,我明的。

但現實裡,看著你慢慢的成長(其實很快,有個朋友曾說嬰兒頭兩年的改變是人生最大的,你能想像三十歲與三十二歲間有那麼大的分別嗎?),又跟看書中的介紹很不一樣。比如說你這週已十分熟練的在左右轉身了,這不過是你兩三週中發展出來的能力。

回想那過程,首先你的手腳要長得有一定長度(是呀,你最近的手才能長到摸到自已的天靈蓋呢),然後你要透過雙手發現原來你有一雙腳的。第一次把你的腳掌交給你的手時,你笑呵呵的呢。然後你會開始在平躺時,學著去抓自己的腳掌,不過大多數時你只能抓住腿上的褲子,即便那樣不知哪一刻你發覺因為這樣的動作你能左右轉動而不再只是平躺,接下來就是扭身,穿手,趴著。

由趴著到躺回去你又花了一個多星期。我也無從知到你是怎麼學會的,有很多天你都是轉到趴著後無法躺回去,趴到累了哭了求救了要我們抱你轉身。有一個早晨我發現你趴著時,不斷的把頭向左後方仰,我開始時以為你在看甚麼東西,後來才發覺原來你在試著仰到一個角度身體會因重力失去平衡,然後你就可以翻回去仰躺的姿勢了。

就是這麼奇妙。

其實做人做事就是那麼既簡單又複雜,未學行不能學走,未認識到有一雙腳的你自然不會轉身。不知道為甚麼那麼基本的道理,今天我們的社會就會輕易的‘忘記’了、忽略了。沒有工人,哪有老板呢?沒有基本的政治權利的保護,談甚麼社會發展呢?沒有有生機的自然生態,人類生活在哪裡呢?

囡囡,面對光怪陸離、淚氣滿街的這城市,面對不義橫行、若即若離的那片土地(有人叫它做國家,我總是拿不準要怎麼叫它,政府是政府,家庭跟十幾億人無甚麼關係,中間或許有文化認同的東西,但如何理解‘漢’族中的版塊與撕裂?還有其它族群呢?還有階級性別等等等等呢?),我時常猶豫、簡中怯懦,實在不知該如何自處。我只知道事情有其自然規律,就像你的成長那樣,夾硬來的人們,只有講句唯有業隨身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