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G2445

阿囡,幾天無見,你頭髮長了,也長結實了。進屋時看見你興奮的叫,一撲過來伏在我的懷中,很感謝你的真情呢。

我這幾天‘不辭而別’,是為了參與工作團隊的會議與學習。今年我們去了山西永濟的蒲韓鄉村社區做交流學習。

囡囡你知道嗎,中國十三億人口中有超過八億是農村人口,所以農村的問題就是中國的問題。中國的農村從南到北、從東到西有著各種各樣的形態,因為各地的文化、歴史、自然條件等實在相差太多,絕對不能一概而論。儘管如此,我們卻知道因為政治的問題,農村一直承受著很多的苦難、不公,直至今天三農問題依然是棘手的問題,而如果不能建立出公平公正、對環境又友好的城鄉關係,有識之士無不為中國社會未來的道路而憂心。

你父親我對這一個領域毫無認識,只是因為工作的關係開始有接觸到中國農村的機會,包括這次去的蒲韓鄉村社區。這個社區從98年開始組織起來,包括了兩個鎮四十多條村,現今社員有超過三千戶。這樣的居民自組織,不要說在結社自由還不能得到充份的保障是十分難得的成就,就算在國外的農村組織工作中這樣的組織力也是十分驚人的。

這一次我們只去了幾天,對這社區只留下的印象肯定不十分有代表性,但卻不代表我們從真實的相處中得到的感受不能反映現實。這社區其中一個讓我們十分驚訝的地方是,那裡充滿了年青人的身影,包括照片中這兩位與你爸爸年紀差不多的阿姨們。由於農村的衰敗、政府的政策、主流的價值觀等影響,今天農村的年青人都會去城裡打工而不願意留在村裡。而因為這個合作社聯社,社區了留下了幾十個年青的工作人員去建設自己的社區,這樣的成就實在是令人佩服。

另外呢,蒲韓鄉村社區的工作人員對自己的社區都十分有想法,主體性很強,想建設自己的社區;她們不太講經濟利益,卻談怎麼保存自己的文化(她們在種有機棉花,透過訪問老人去承傳紡線、織布、刺繡等手藝)、以有機種植改良土地(她們三千多戶的社員每人都人至少1﹣3亩的有機田),談如何改善社區中的老人照顧、垃圾問題,談自己的工作價值等等。

這一次我的走訪,不經意竟然去到很多的歴史名勝地方,比如說我第一次走到黃河邊上,經過了兵馬俑、華山,也有機會走了一下西安的古城。我一直十分警惕民族主義的情緒,而在這種十分民間、無設計下的去走訪一些與自己的文化有淵源的地方,可以算是在不違反我的原則下最好的一種偶遇吧。

囡囡,我們誰都無法為‘社會’指出一條應走的道路,但蒲韓社區的仝工們的努力為我們示範了如何在熱愛自己的生活中尋找社會變革的可能。我期待有一天可以介紹這些朋友給你認識。Meanwhile, 讓我為離家一週先做點補償,多抱了幾回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