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860

囡囡,因為媒體的炒作與香港十分注重以學習成績去確保自己的錢途,最近身邊不乏人跟我談起你要‘入學’(其實只是幼兒學前班)的事情。大家都是好心好意,但我確實想起當年董特首要推銷基本法23條時、時任律政師師長梁愛詩的一句話﹣﹣其實那把刀,已經架在你的頭上好久了。

暫時我還不知道你會走上怎樣的求學道路,但今天我想跟你談談我的一些求學的經歴。

在我大部份在學的生涯中,我並不特別享受享課堂的學習。儘管到了高中後期及大學時我比較有學習的主動性,但少不免還是受考試、考核的制度所影響著。年紀更小時雖然也會有一些深刻的學習經歴,但回想起來好像更多是為了保持自己是個有小聰明的小孩的名聲去讀書。

今天回首,我最深刻最有動力的學習經歴並沒有發生在制度性的學校(schooling)中,而是其它的經歴。

﹣﹣﹣﹣﹣﹣

其中一個是我在大學時候參與壁球隊。大學的壁球隊不算很專業,雖然也有比較 pro 的球手,但也有我這種有一點點興趣、從頭學起的隊員。那時我一週去兩晚的練習,每晚練習三四個小時。由最基本的正反手開始,再練不同的‘模組’(像短球加長球,直線加斜線等),再打友誼賽。我絕對不是個有天份的球員,體能心態等也不是很好,但三年中我就一股勁堅持下來,有幸從後備的隊員變成五個正選中的最後一名。

當中的學習有球技上的,體能上的,更多是心態上的。我不是一個喜歡直接面對壓力的人,所以其實心底中我是更喜歡隊際的運動而不是壁球這數‘單挑’的運動;當年我的脾氣比今天也更壞。那三年的練習中,雖然不是很成功,但我確實學習了要面對自己的弱點、脾氣,在壓力前有時會怕、有時會輸給自己,但也會學習如何在下一個練習日或比賽中再走進球場拿起球拍。隊伍中不是沒有比我有天份但不肯練不敢面對壓力的伙伴走不下去,在這方面我是十分感謝當時的教練與隊友的陪伴。這種學習,不會在學校的教室裡學到。

﹣﹣﹣﹣﹣﹣

另一個學習經歴,就是我現在還在學、己學了三年的太極。太極,是我人生到現在為止,第一次自己掏錢自發去學的東西。這也夠諷刺的了。

學太極除了自己的修練以外,最大得著是從師父身上看到甚麼樣是教育。我的師父如果說’文化‘修養可能不多,他是珠寶學徒出身,因身體不好去學太極而自學成材。師父在教我們時,有好幾點是讓我受益很大的。

首先,他真正是有教無類。師父的修為有多深我不知道,但不論是跟了他十幾年的師兄師姐,還是剛上館的新同學,他都一手一腳手把把的去教,沒有因為程度太淺就不親自教。他總是勸勉我們要努力練功,他願意把知道的都教給我們,可以肯定的是他很無私。

再者,他是因才施教,而且最重要是讓學生有信心、對套拳感興趣,願意練下去,那就走上正道。我分別心很強,在館時總會看哪個師兄打得好,哪個師弟好像就領悟力不太夠。師父很少說這種東西,而是耐心的把每一個招式教予給每一個人。他也不會要求同學要做到’標準‘的姿勢,而是因人而異的提出要求。有好幾個比我後學的師弟妹,我開始看時覺得他們的姿勢太難看、師父怎麼要’浪廢‘時間在他們身上?但過了三個月半年,他們的進步就很明顯。儘管看上去好像還是’甩皮甩骨‘, 但顯是上了手了,有信心了,有些還會看得見身體上與心情上的變化。

師父給我們的教程也是因人而異。有些同學可能一套關節拳(方拳)要執兩三遍,有些同學可能不執拳就直接去學刀或劍。師父不會說出口,但他會看因緣來給我們學習的進路。雖然說師父的修為很深,但我又總感覺到師父給我的’任務‘,會是剛好在我已做到的水平的高一點點的地方,他就是這樣一直的扶持著我們的進步。

學太極讓我體悟最深的是,很多’知識‘是無法說出來的。學習只能自己去體會,同一個招式每一次的練習與學習都會有新的感悟,只要有心學、肯下功夫練,一定有得著。學無先後,自己知道自己要往哪走就可以了。

﹣﹣﹣﹣﹣﹣

最後我想說的是,雖然現實中學校的體制佔據了我們人生中蠻重要的位置,不過那不是求學的全部。如果你能適應到那體制那你頭十幾年會比較舒服,但也請記住這體制的局限性;如果適應不了那也無所謂,人的修練豈是那四面的圍場就能框住的呢?

加油,這過程估計不太容易,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與媽媽會陪著你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