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309

囡囡, 今天從北京回來你開心的迎接我我很開心, 謝謝你哈。

每一次的出差我當然也會有不捨得你啦, 但因為知道媽媽會在家裡好好照顧你, 說實在我的覺得對媽媽的虧欠要於不能陪伴你的遺憾。這一次和我出差的一位內地同事也有個不到兩歲的兒子, 比起我她對兒子的思念可是經常掛著口邊, 還會為不能與兒子視頻而感到很遺憾、但又會因視頻後兒子在家人面前顯露掛念媽媽而很’糾結’.

這不是第一次我不能明白這樣的’敏感’情緒了, 同事說這是父親與母親的分別, 我倒覺得更多是社會背景不一樣。

因為現在的工作我會接觸到不少內地的年輕父母們, 而她們都十分緊張自己兒女的成長, 會花很多心思與資源送孩子去華德福學校(校費很貴呢), 會與很多媽媽一起做手工, 會看很多繪本, 要不停的跟別的父母談論孩子的成長云云. 也許是我認識的朋友圈不一樣, 但我真的覺得這股’潮流’在香港要小很多。

我曾經聽過一種說法, 大人表逹出對兒童/青少年的擔憂其實都是他們的心理投射, 比如在香港我就很能感受到當社會進入焦慮時, 總會指責青年人不長進云云。從這意義上其實我很想探究, 是甚麼樣的社會背景讓這些內地的父母如此緊張或關心自己的孩子的成長, 擔心會否因為少吃了有機菜就怎樣怎樣, 會擔心因為自己某個反應或沒反應就讓小孩留下陰影, 等等等等。 我在想, 這和他們作為一孩政策下長大的背景有甚麼關係? 這和他們面對開放改革三十多年的社會變遷有甚麼關係? 和社會不信任, 食品不安全, 要離鄉別井, 有甚麼關係?

我沒有答案, 但有猜測. 回看香港父母的其它焦慮, 我想這同樣的反映了我們這裡的某些狀況。有機會再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