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邊!

囡囡, 近日香港的大眾傳媒發生了多件事情, 不管是電視牌照的爭議, 明報編輯自主的懷疑, 還是不受建制所歡迎的電台節目逐一失去在電台發聲的位置等, 都讓人深刻感受到某種寒意。

你的媽媽唸傳媒出身, 她這週以來的擔憂也是我近年少見。有一天她發來一篇相關評論給我時加了一句"If you are interested", 當然是interested啦, 這是跟所有香港人都利益相關的呢!

相比起來我表現得’較’平淡, 或許是和我感情上對媒體的投入真的沒有那麼大, 而進一步說就今天的困難我與主流的那種擔憂有著不一樣的理解。

今天我們擔心的是, 大眾媒體中批評政府的空間被打壓了, 而且覺得這和特區政府與一國兩制沒有得到充份執行有關。這是合理的批評, 但我想指出的其實這不97年以後發生的事情。我對媒體的歷史有多少認識, 但很快在網上就找到早於1951年港英政府就立了苛刻的報章管理條例, 而我們也不難想像當年在港英時代對媒體的必要打壓不會比今天少。

必須指出的是, 今天我們面對的很多困難是承襲殖民體制的惡果。今天我們狠批公安條例對公民自由的限制, 而這法例正是港英立來管制香港的市民, 並很悲哀地在97後又被臨立會重新確立本來被立法會廢除的法例。又或者是基本法23條, 其實是中英談判過程中英國政府為了換來商機與中國政府讓步的結果。今天的警察對示威者當然是用很多不必要的武力, 但我們也知道60、70年代的警察打起示威者起來更是毫不手軟。我看過一條紀錄片, 89年10.1國慶的示威當中, 那時的警察對示威者比今天更為粗暴, 而那是89.64後的社會氣氛!

除了這種殖民體制本身就有打壓媒體的傾向以外, 我覺得我們不得不反省過於倚賴以營利為目標的媒體去捍衛我們的權益的想法。當然不是說媒體沒有這樣的功能, 但以資本市場為大的運作邏輯中, 權力與資本合謀是普遍存在的困局。而令人擔憂的是, 香港的行政權力沒有得到合理的、乎合現代意義的限制…… 這在內地的情況則更為離譜了。

在這意義下, 奢望私人資本擁有的媒體捍衛公民的言論自由, 是緣木求魚。媒體作為第四個集團(4th estate,   很多人理解此為第4權, 但在馬國明的<歐洲12國16天遊>中有很有趣的解釋, 指在法國大革命時是指媒體作為第4個社會集團去爭取社會權利)會爭取乎合自己利益的運作空間, 這可能會裨益到公眾利益, 但這不是a must。

囡囡, 對於社會大勢說真的我們會越來越擔心, 不過作為公民我們每人都應該擔起爭取及捍衛自己權利的責任。既然說物極必反, 有朋友說因為地產霸權近年公眾對公平貿易、社區小店的支持明顯上升了; 媒體的嚴冬或說也會讓更多人知道要維護自身的言論自由及出版自由(Freedom of speech 與 Freedom of press有不一樣的意思,可惜媒體上的討論不多)。

但願你成長以後, 今天預到的這些問題已得到改善, 讓你可以生活在一個更公義的社會當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