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px-Junk_Bay_1952

囡囡, 搬家兩週了, 你適應得如何?

見你在新居中跑來跑去, 時而嚷著看鄰家的狗狗, 時而要上天台望星星, 猜想你應該還住得挺習慣的, 當初決定搬壓村屋有大半的理由都是為了讓你有多點空間, 並可以在有天有地有山有動物的環境中生活, 這方面應該是沒有問題任務相對達成了.

當然這樣說不是說我自己對村屋的生活方式沒有期待, 怎麼會呢? 我當然也享受到露台看看天空, 在天台種點東西的生活. 我跟你媽媽結婚五年從來沒有曬過被褥, 直至搬到這裡. 但這樣說來不等於我適應得很容易.

就是前幾天我下班時, 到達家附近的公屋下了巴士, 突然有一種十分陌生及讓人不安的感覺。我不得不認真的問, 究竟出了甚麼事?

有同事曾笑我好像香港十八區都多少有點認識, 是不是四處留情? 後者是戲言, 但確實我對香港不少地方都有些感覺, 但搬到來將軍澳我才發現這是一個我十分不認識的區份. 不認識在於我以前很少來這裡, 也在於她的城市設計和我熟悉的香港也十分不一樣.

作為八十年代中後期才開始發展的新市鎮, 將軍澳和我住過的屯門元朗、相對熟悉的沙田大埔太不一樣了。這裡好像沒有舊墟(雖然維基說這裡有坑口墟), 沒有鄉事會路, 不怎麼找到過去的痕跡而只有從海上堆出來的城市. 這裡的道路設計方便汽車不方便行人, 區與區間好像衛星般被區間開來, 有點像柯比意六十年代設計的那種現代主義城市.

這裡的交通極依賴地鐵, 地產也與地鐵分不開. 地鐵上蓋都有密密麻麻的樓盤, 以及碩大無比的商場, 住客從家裡出來就直入商場及鐵路. 有些商場會有些小店, 但也有不少是連鎖舖甚至針對大陸客的名店, 在將軍澳站上的爆谷商場簡直有如北京東直門外的那種高大上, 讓人窒息得想吐得一地皆是.

我們搬來前住的是鴨脷洲, 雖然是大型樓盤但所有尺度都更人性化, 我們走十分鐘還可以去到充滿情況的老街, 還找到幾座古廟及數十年的教會. 看著街坊的臉我有種安全感, 那裡有根有底.

當然我知道將軍澳也有, 拜託我們住的將軍澳村就是原居民村, 衙前圍村也是從這邊分枝出去的! 不過暫時我確實既找不到歷史上的脈絡, 也認不清空間上的距離……. 媽媽說我有點心急, 是的但我真想跟我住的地方建立感覺, 而這原來需要很多時間.

不過我們不用急了, 我慢慢發現這裡有些很美的樹, 總有人在溜狗及緩步路. 這邊有好幾條村我們還怕沒有歷史嗎? 戶主的媽媽就是個村裡的寶我找時間跟她聊問她們要以前的照片, 我就不算我不能重繪一個新地方對我有意思的圖畫.

你在外邊差不多吃完飯了, 我還是收起電腦與你去看狗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