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026

囡囡,早幾日與你到村口的士多吃早餐,雖然有幾個叔叔在粗口爛舌的吹水,但無阻我覺得應該讓你接觸臭男人的諗法。然後事頭婆見你幾得意又唔想你聽咁多粗口,就介建議我們去玩一玩她種在一旁的怕醜草。

你不敢玩,我拉著你的手去碰了一下,然後你很好奇的看一看又伏到的肩膊上。事頭婆說現在不多見怕醜草了,估計因為怕醜草的根能治骨刺,被人都挖走了。

印象中我第一次玩怕醜草,是在屯門上幼兒中心的路上,我還有記憶的估計是4、5歲了。你爺爺牽著我手上學去,特然叫我看看鐵蘭後的草堆中的怕醜草,一碰它就縮起來,從此我就對這植物留下了印象。

我覺得小朋友的生活沒有了怕醜草以及其它昆蟲鳥獸很是可悲。看著你現在會走出露台把鼻子嗅上去臭草及Rosmary上,看你在天台不厭其煩的玩花盤中的泥土,聽說你在路上見到昆蟲不會怕還會一腳踩上去(當然要教你不能這樣對待生命),我深信即管村屋的頂層十分炎熱,但已給你開僻了一片廣濶的天地。起碼你知道天上有星星月亮雲彩,知道有蜻蜓有蝴蝶有貓狗。我們暫時沒法給到更多,但我們一步步來。

這幾天的香港十分令人壓抑,因為一些朋友在遏力的捍衛著一種你父親我很嚮往的生活方式,卻被這扭曲的政治體制、充滿淚氣的社會氛圍及完全向資本傾斜的發展主義所打壓的體無完膚。今早在網上看見有人分享有豬在被運往屠宰的路途中跳車,有奶牛被放回草坡上而雀躍奔跑,我想起了上週從大理趕夜車到昆明的一個情景。

在黑黑的公路上我們都昏昏欲睡,赫然發覺旁邊一輛大卡車上有數十頭牛。不知牠們已站了多久,但當中幾頭牛的絕望眼神卻叫人傷心欲絕。對於一些人來說這幾天的爭拗是某些激進份子的‘又一次’無理衝擊,對於另一些人來說相關的矛盾是關於政制是關於中港。對我來說,痛心的更多是師父經常提醒我們的那樣,人其實不能賺盡,要留空間被其它眾生生活。

在這氣氛下,真的不想慶祝父親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