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114

仔,到你差不多要出世時我才寫第一篇文章給你,你不要生氣來個殺父情意結,在我老來沒力氣時才報復我哈。

相比起你姐,我與媽都為沒有在你出生前多看望你多想你而感到愧疚。媽還好點,起碼你是貼著她的心肝,你一頂她就確實知道你的存在,有時搞不好她還因此徹夜難眠。我呢,隔個肚皮像隔山,每天被工作雜務纏身,回家就忙著應付你姐,有時真的會把你忘掉呢。

話說回來,在知道你要道來並且是個男的時候,我是五味交雜的。首先是如釋負重,傳統的思想竟然在那麼一刻表露出來了,一男一女,搞掂。但接著呢就是有點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生命中多了一個男生的出現。我與一位有兩個女兒的同事討論過這一點,都說要是女呢做爸爸的好像容易做點,就是疼她保護她就好,反正麻煩的東西有媽媽處理。仔不一樣,我想起自己成長的光景裡做過的眾多壞事醜事麻煩事,就擔心不知你會走過怎麼的一段路。我要如何回應你輸了球後的挫敗?如何提示了暗戀的窩心?如何面對青春的情慾?如何撫平荷爾蒙的侵擾?

有趣的是,我的生活其實是充滿了女人,缺乏男性呢。現在家裡,媽媽家姐傭人,都是女的。我的工作同事大部份是女的,我的團隊九人八人是女的,我的合作伙伴大部份是女的….. 諸如此類。回想起來我還有一些與男性緊密互動的經驗,真的要上數中學或大學的年代了。你的到來是我十幾年來的一個挑戰唷!

這時候,我慶幸讀到了駱以軍叔叔的《小兒子》。說來奇怪,在你姐出生時,就在產房了,我把《學飛的盟盟》讀完了;這次又讀到另一位台灣作者寫自己的兒女。看著駱叔叔如何描述日常與兒子的互動、胡混、甚至耍賴,我看到了父子間那些可能性,可以是整鬼,可以是痛打,可以是妄想施加權威但最後像隻戰敗的公雞,可以是充滿慈愛很想把自己成長的苦與樂愛與痛都傾囊相授卻不知如何表達並且兒子豪不領情。但不管如何那裡還是充滿了對生命的好奇、思考,與及愛。

你的姐又在叫我要去抱她了,暫且擱筆,期待與你的相遇相處。還是那一句,不要殺我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