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month of: 十月, 2016

img_20161024_201205

今早臨出門口時,囡囡哭著說不想返學。細問下,她說不想在學校寫字。她哭得情真,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因為趕著出門,只好又呃又勸,勉強敷衍了她。

出門後,一直想著這問題想到去廣州。

首先來說,年紀少、肌肉未發達是個挑戰。觀察了她寫幾天的字,中文的橫線直線沒有困難,難就難在‘裝字’。一個空格鬼死咁大,佢真係唔知要係邊度落筆。經常一點落去就係正中間,寫出嚟自然側埋一邊;要不就係太瘦、太liu、幾修橫線隔得太開等,總之就無法裝得靚。英文、數目字呢,相對容易,寫來也更有信心,但也有挑戰,就係佢原來‘唔識轉彎’。諸如D字個肚腩,3字的兩個半圓,點寫都寫唔好。橫直可以,唔識轉彎,好典型係我個女。

一晚寫兩頁,其實乸埋都係十幾隻字咁,但佢都要寫半個鐘。中間當然有發呆,自鳴得意,幻得幻失等時候。還有,她花很多時間填顏色,畫得很開心。她的性格就係咁,有挑戰就會拗底,所以唔想返學;注意力跳躍,未寫完一筆個心已去咗阿囝到。當然,放咗學佢會嗌住要做功課,起碼無表示厭惡。

我嘅問題當然係,其實3歲幾4歲人仔,寫仔會否太早?我好像是高班5歲才學寫?阿囡仲要係細囝,比年頭果啲佢又短又瘦,寫字有如擔泥吧。有說華德福教育也是7、8歲才教寫字,中國傳統蒙學也是先背書再認字,現場這種做法是否反而害了小朋友?回想她兩歲聽著唐詩的CD就能跟著唱頌,現在還隨口能對上幾首,想來蒙學還是有點道理。

但人就係那麼抵死,佢已經啟動著‘識字’mode, 現在看圖書也會叫我讀那些字給她聽。我因為太習慣睇字,講童書有時已留不夠時間俾佢哋睇圖畫,現在佢竟然變相叫我讀字給她聽,仲衰多兩錢重。人生憂患識字起,急咩吖囡?

今日打開李零寫的《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周易】的自然哲學》,讀著李零介紹來自兩三千年以前的文字意象,講著知識、命運、占卜、陰陽五行…….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但人類不思考不是人類,一思考就得用文字,嘗試掌握著所謂的現實、真理。放在中文這種文字,沒有拉丁化,還有半圖象的特色,像是為我們與遠古的人類祖先保留著某種連結。

我很期待有一天與囝囡們交流這些話題,但一想到她今早的慘樣,真不知她要面對的‘學習’,是吉是凶。

 

廣告

d151f187-171d-4f3e-af32-5797812cef6b

陪太子女做功課,原來並不好玩。不好玩不在於她字寫得好不好看,也不在於她做得對不對,而是要對應她的態度,提出恰當的指引。

囡囡一向都很喜歡做工作紙,那是我買給她玩玩的。她也很喜歡K1時學校的功課。因為兩者不外乎貼貼紙,連線或者劃圓圈。

K2開始每天都有功課了,要學習寫字,初時是每天一頁,過了兩三個星期,已變了每天三頁。

我不太在乎她寫得好不好看,反正能寫就好了。於是有次她寫了個C字,我看差不多便放手。爸爸看見不滿意,覺得那豈會是C,根本就是L,囡圈不好C,媽媽沒有用心指正。

想想我也是的,應該要求多一點。囡的需要培養良好態度。她性格不愛堅持,專注力也不好,總顧著說話,嘗試新東西時需要很多時間。食飯如是,玩耍也如是。

於是雖然我仍不太執著她寫得好不好看,但媽媽自己也得多堅持一點,要求多一點。做功課就得有做功課的態度,不能像平時玩遊戲般啦。寫每個字,都要求要努力寫,不要依仗有橡皮擦。寫完十個字,每個字都做EVALUATION,只准擦兩個。寫得好不好,自己負責。 這是暫時的策略。

她的世界一直很美好,有很多善心人會讚美她。她很多時候在不同方面會飄飄然,我跟爸爸則心裡有數。因此當我們指正她做得不好/可以再做好一點時,她就會不高興。

一個週末,有三樣功課,每樣慢慢做半個小時,就是一個半小時。週五晚,我七時回到家,七時半吃完晚飯,然後到婆婆家走走,回到家爸爸媽媽輪流沖涼,也要陪伴細佬,到開壇作法,已經九時許。把第一張工作紙做好,已經接近十時,要預備上床了。其他留待週六才算吧。

我們從前說故事的時間呢﹖沒了。

婆婆說,可以請她自己下午先做功課呀。但我覺得剛開始學寫字,伴著做比較好。慢慢當然要她學習自理。

其實,媽媽本身性格也是很隨意,來個大概就算。可是同時媽媽脾氣也急燥,囡慢條斯理愛理不理,我我就想罵人。

陪太子女讀書,我不想罵,不想給壓力,不想嘮嘮叨叨,令她覺得做功課是多沒趣的事。這是她的功課,也是給媽媽一門新的功課。還得學習拿揑。

題外話︰今天接囡囡放興趣班,校門有一個家長大叫︰這堂英文課,三百幾蚊,遲了五分鐘還未放入,我去話個老師有無攪錯。家長重複叫了兩次,那一刻,我也想鬧人…

img_20161008_131109718

家傭在小兒子出生年多後,終於請假回鄉兩週有多,我與太太唯有先後休假一週照顧家庭。

箇中的疲累自不消說,翻開兩年前家傭回鄉、我照顧女兒兩週後寫下的文章,不期然想起不知是黑格爾還是赫胥黎講嘅,(大意)人類從來沒有透過歴史學到了甚麼,歴史明顯一直在重複。

昨天下午,一邊帶著疲倦的身軀抺地,一邊在問自己,難道除了更攰更累以外,照顧大女兒小兒子照顧了幾天的我,真的沒有其它得著?但正如《天下無雙》小霸王李一龍雖然口頭批評其妹鳳姐的湯麵,但心入邊個 VO 都係話:「一碗用咁多愛心煮出嚟嘅麵,點會話唔好食至得嫁?」對住呢度紅男綠女,好難無新發現無新領會。

比如說要搞大囡上學。校車本來約定係八時二十分,但據聞呢個校車姨姨鍾意早到,老婆善意提醒最晚八時十分好出門口。死火喇,我一向勁緊張時間,屋企教落約六點半你六點四唔到已經算遲。一早起身搞掂廚房啲東東,七點喇阿囡仲未轉身,搞醒佢對佢殘忍佢唔起身對我殘忍。輾轉起咗身左扭右扭死唔去痾尿涮牙洗面,日日都係咁係日日!企得係到(係,係企唔係坐,唔好問我點解)食早餐已經七點半。食又食得慢過人,要換衫喇又話肚疼要出恭,又唔敢催佢驚佢驚到舊屎都痾唔出;那邊箱阿囝大叫‘倒’、‘噢’…… 原來將啲牛奶粟米片倒哂落地。出門口前仲要扎辮,喂我陸軍裝嫁我要同你扎辮?!

就係咁,群拉褲甩咁大囡最終總會上到校車嘅,仲好開心添。問題係,其實自己咁緊張為咩呢?時間對於4歲未夠的大女來說,其實是甚麼概念?佢點解會驚返學要上大號?究竟如果校車先到而我們沒有遲到,其實我有無做錯?又或問到底,就算校車走咗,其實只係自己個計劃要變,關個細路咩事?同樣地當陪阿囡寫功課(寫‘一’、‘二’、‘三’),我發覺自己勁緊張,流哂汗好想幫佢寫好佢…… 講到尾,係咪自己的自尊心作崇?其實小朋友嘅問題真係小朋友嘅問題?

相比起來,細佬就碎料啲。所謂碎料,因為佢未進入社會的結構,照顧佢嘅壓力更多只係體力上因係咁抱而手怨,感情上因佢勁痴身而覺得負重較大。但基本上佢唔駛理世俗嘅眼光,係電梯裡鍾意撩姐姐可以撩(撩完姐姐仲好開心),唔鍾意當然可以唔叫人仲捐去我身後邊。這個星期看著囝囝的變化,睇住佢越講越多詞語,當然係十分窩心。

回想起嚟,上次家傭回家時剛好是雨傘運動落幕不多久,我還記得自己在等囡兒放學時去買了本Breakazine! 來看,試圖嘗試解答心裡的很多困惑。兩年過去,世界係點大家有眼見;從宏觀的世界體系到微觀的帶小朋友或照顧自己,好像也不大知道方法與方向。如果認真的叩問自己,面對著這樣的世界,我們要做些甚麼?具體來說,個人要怎樣自處,小孩讓如何陪伴,在家庭能做甚麼,在社區要做甚麼,在日常生活、消費活動、政治生活要如何抉擇,等等等等……. 講真還是充滿問號,唔知點答。但在照顧兒女的汗與累中,我感悟到反正地就係要抺,屎就係要執,辮始終要扎,可以充滿焦慮咁做,也可以深呼吸口氣,慢慢將工作做好。

從貴陽農民工子弟學校山後的墳地取下了點牽牛花種子,放在花盤裡幾天,真的發芽了。期待著家傭的歸來,也期待著能在生活的不同層面,繼續上邊提過的種種探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