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61008_131109718

家傭在小兒子出生年多後,終於請假回鄉兩週有多,我與太太唯有先後休假一週照顧家庭。

箇中的疲累自不消說,翻開兩年前家傭回鄉、我照顧女兒兩週後寫下的文章,不期然想起不知是黑格爾還是赫胥黎講嘅,(大意)人類從來沒有透過歴史學到了甚麼,歴史明顯一直在重複。

昨天下午,一邊帶著疲倦的身軀抺地,一邊在問自己,難道除了更攰更累以外,照顧大女兒小兒子照顧了幾天的我,真的沒有其它得著?但正如《天下無雙》小霸王李一龍雖然口頭批評其妹鳳姐的湯麵,但心入邊個 VO 都係話:「一碗用咁多愛心煮出嚟嘅麵,點會話唔好食至得嫁?」對住呢度紅男綠女,好難無新發現無新領會。

比如說要搞大囡上學。校車本來約定係八時二十分,但據聞呢個校車姨姨鍾意早到,老婆善意提醒最晚八時十分好出門口。死火喇,我一向勁緊張時間,屋企教落約六點半你六點四唔到已經算遲。一早起身搞掂廚房啲東東,七點喇阿囡仲未轉身,搞醒佢對佢殘忍佢唔起身對我殘忍。輾轉起咗身左扭右扭死唔去痾尿涮牙洗面,日日都係咁係日日!企得係到(係,係企唔係坐,唔好問我點解)食早餐已經七點半。食又食得慢過人,要換衫喇又話肚疼要出恭,又唔敢催佢驚佢驚到舊屎都痾唔出;那邊箱阿囝大叫‘倒’、‘噢’…… 原來將啲牛奶粟米片倒哂落地。出門口前仲要扎辮,喂我陸軍裝嫁我要同你扎辮?!

就係咁,群拉褲甩咁大囡最終總會上到校車嘅,仲好開心添。問題係,其實自己咁緊張為咩呢?時間對於4歲未夠的大女來說,其實是甚麼概念?佢點解會驚返學要上大號?究竟如果校車先到而我們沒有遲到,其實我有無做錯?又或問到底,就算校車走咗,其實只係自己個計劃要變,關個細路咩事?同樣地當陪阿囡寫功課(寫‘一’、‘二’、‘三’),我發覺自己勁緊張,流哂汗好想幫佢寫好佢…… 講到尾,係咪自己的自尊心作崇?其實小朋友嘅問題真係小朋友嘅問題?

相比起來,細佬就碎料啲。所謂碎料,因為佢未進入社會的結構,照顧佢嘅壓力更多只係體力上因係咁抱而手怨,感情上因佢勁痴身而覺得負重較大。但基本上佢唔駛理世俗嘅眼光,係電梯裡鍾意撩姐姐可以撩(撩完姐姐仲好開心),唔鍾意當然可以唔叫人仲捐去我身後邊。這個星期看著囝囝的變化,睇住佢越講越多詞語,當然係十分窩心。

回想起嚟,上次家傭回家時剛好是雨傘運動落幕不多久,我還記得自己在等囡兒放學時去買了本Breakazine! 來看,試圖嘗試解答心裡的很多困惑。兩年過去,世界係點大家有眼見;從宏觀的世界體系到微觀的帶小朋友或照顧自己,好像也不大知道方法與方向。如果認真的叩問自己,面對著這樣的世界,我們要做些甚麼?具體來說,個人要怎樣自處,小孩讓如何陪伴,在家庭能做甚麼,在社區要做甚麼,在日常生活、消費活動、政治生活要如何抉擇,等等等等……. 講真還是充滿問號,唔知點答。但在照顧兒女的汗與累中,我感悟到反正地就係要抺,屎就係要執,辮始終要扎,可以充滿焦慮咁做,也可以深呼吸口氣,慢慢將工作做好。

從貴陽農民工子弟學校山後的墳地取下了點牽牛花種子,放在花盤裡幾天,真的發芽了。期待著家傭的歸來,也期待著能在生活的不同層面,繼續上邊提過的種種探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