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61024_201205

今早臨出門口時,囡囡哭著說不想返學。細問下,她說不想在學校寫字。她哭得情真,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因為趕著出門,只好又呃又勸,勉強敷衍了她。

出門後,一直想著這問題想到去廣州。

首先來說,年紀少、肌肉未發達是個挑戰。觀察了她寫幾天的字,中文的橫線直線沒有困難,難就難在‘裝字’。一個空格鬼死咁大,佢真係唔知要係邊度落筆。經常一點落去就係正中間,寫出嚟自然側埋一邊;要不就係太瘦、太liu、幾修橫線隔得太開等,總之就無法裝得靚。英文、數目字呢,相對容易,寫來也更有信心,但也有挑戰,就係佢原來‘唔識轉彎’。諸如D字個肚腩,3字的兩個半圓,點寫都寫唔好。橫直可以,唔識轉彎,好典型係我個女。

一晚寫兩頁,其實乸埋都係十幾隻字咁,但佢都要寫半個鐘。中間當然有發呆,自鳴得意,幻得幻失等時候。還有,她花很多時間填顏色,畫得很開心。她的性格就係咁,有挑戰就會拗底,所以唔想返學;注意力跳躍,未寫完一筆個心已去咗阿囝到。當然,放咗學佢會嗌住要做功課,起碼無表示厭惡。

我嘅問題當然係,其實3歲幾4歲人仔,寫仔會否太早?我好像是高班5歲才學寫?阿囡仲要係細囝,比年頭果啲佢又短又瘦,寫字有如擔泥吧。有說華德福教育也是7、8歲才教寫字,中國傳統蒙學也是先背書再認字,現場這種做法是否反而害了小朋友?回想她兩歲聽著唐詩的CD就能跟著唱頌,現在還隨口能對上幾首,想來蒙學還是有點道理。

但人就係那麼抵死,佢已經啟動著‘識字’mode, 現在看圖書也會叫我讀那些字給她聽。我因為太習慣睇字,講童書有時已留不夠時間俾佢哋睇圖畫,現在佢竟然變相叫我讀字給她聽,仲衰多兩錢重。人生憂患識字起,急咩吖囡?

今日打開李零寫的《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周易】的自然哲學》,讀著李零介紹來自兩三千年以前的文字意象,講著知識、命運、占卜、陰陽五行…….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但人類不思考不是人類,一思考就得用文字,嘗試掌握著所謂的現實、真理。放在中文這種文字,沒有拉丁化,還有半圖象的特色,像是為我們與遠古的人類祖先保留著某種連結。

我很期待有一天與囝囡們交流這些話題,但一想到她今早的慘樣,真不知她要面對的‘學習’,是吉是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