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category: 孕婦

不去過贊育的產前運動班,不知道許多新手父母能如此奇怪。平日我上的瑜珈班,成員組合比較相似,也很穩定。去公立醫院檢查,才眼界大開。

運動班的課程簡介,列明幾大要點,包括遲到者恕不招待、穿鬆身衣物,及穿襪子,全部都有參加者犯規。既有遲到逾一小時的參加者,穿牛仔褲來上運動班的母親,也有幾對赤腳的參加者,以及上堂中會拿電話出來上網及拍攝的人。因此當我隔鄰那位參加者不斷自言自言,我都不覺得奇怪了,也發現自已根本不需要回應她的感嘆。我老媽說,這樣子怎為人父母啊,都不能以身作則。

運動班裡教授的一些動作,跟瑜珈班差不多。不過因由物理治療師負責,多了很多理論解釋。歴時三小時,中間挻睏的。

有一個動作很有趣。瑜珈班導師有與我們練習收緊會陰肌肉,方便生產時用力推BB出來(?)。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做得對否,只能相信自己做對了吧。然而這裡的物理治療師,竟認真地帶上手套,按在學員的會陰肌肉上,感受我們的肌肉變化!原來我一直收緊錯了屁股肌肉,嘿。也怪不得生產過的朋友說,生育,某程度不是一件有尊嚴的事!

﹣﹣ MAMA

 

廣告

有說胎動像蝴蝶飛過。有說像金魚游動。

我說胎動似一個個氣泡BLU LU BLU LU的往外吹。

只要BB你動就好。

我的BB喜愛夜蒲,晚上的郁動比較多。BB也嗜吃。媽媽吃過東西,她就會吹氣泡。

BB可能是識嘆的孩子。

BB,媽媽這幾天開始腰酸,這代表你開始大個女了。辦公室的椅子不好,坐不安,尾龍骨又突了出來,壓著有點痛。好在早前買厚厚的咕𠱸,八個小時比較好過。

我今天還想走路呢。午飯時在街上走一轉,覺得手腳可以伸展,舒服極了。如果天氣涼快一點,我巴不得放工時由石塘咀走到上環啊。

媽媽皮膚這幾天又十分痕癢。回到家才能脫光衣服,抓呀抓。在辦公室總不能太不雅。塗潤膚露嘛,又很熱很熱。

BB加油,BB快來了。

懷孕初期,除了在想吃什麼來幫忙小朋友的生長外,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就是在想著孕婦裝。

身體慢慢變化,一般那些褲子已不合穿,我一向又不是裙派,就得添置褲子。上衣暫時倒不是問題。一向肚腩大,衣服都夠寬啊。

不看由自可,一看就覺得孕婦很可憐 - 那些孕婦裝很醜啊!傳統的孕婦店,服裝款式十分「八十年代」,底褲大條到好像呀婆底褲那樣,還要二百元一條!對,孕婦裝很貴,孕婦都被當成羊牯。去那些賣歐美款式的,動輒也要七百至九百元一條褲一件上衣。我才穿那些大肚牛仔褲十個月啊,這些「投資」很不化算。

也很見到一些孕婦很不修邊幅的。生活迫人,各人自有難處吧。但孕婦也要時刻保持自信滿滿與心情開朗啊,所以也不可以置外觀不顧。

後來我又往淘寶尋。在店舖買的牛仔褲,才七、八十元一條 ;買三數條也抵不上在店舖買一條。唯一是無法試身,就看你是否願意賭賭運氣。漸漸我連過去不會穿的打底褲也置了一些,畢竟比較舒服。

在醫院做檢查,清一式孕婦,就看得出孕婦有孕婦的格局,大家都穿著得差不多。偶而有一個穿得有型格的,就很突出。我們穿什麼呢﹖不外乎窄腳褲與大TEE恤!

~MAMA

第一次產檢很興𡚒,第二次就很無聊。最開心不過是能放半天假。託賴,一切安好。

到贊育做第二次產檢,我約15週。掛號,約等一小時,就可以見醫生了。

幸好,醫生說我上次的抽血與度頸皮沒什麼事,就問我有什麼問題。剛好我過了三個月,身體的不適慢慢好起來,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最想知道小朋友的生長狀況,醫生請我躺在床上,把咪高峰放在肚皮上,就聽到小朋友的心跳!他/她的狀況幾好。

然後醫生就與我聊我的工作,彷彿外邊沒有病人在等待一般。莫非他們是每個孕婦分配了一定的會診時間,非得用盡那些時間不可﹖只見在一旁打點的資深護士,不知是一幅見怪不怪,還是無可奈可的表情。

醫生見我沒有什麼大礙,下回就不用我回贊育了,直接到家附近的地區診所定期檢查就可以。

然後我就上三樓預約參加產前運動班和照結構的時間。提醒各位啊,產前運動班的競爭十分激烈。我已在得到醫生的確認信便馬上註冊,還是無法預約到生產球班!What is that? I have no idea!

本週去驗糖尿。希望一切順利,就可以吃得放心點,吃吃。

現在是第17週。

~Mama

為何我打「贊育產檢」搜尋,總是先跑出親子王國的資訊,讓我心癢要開一個戶口,卻又想起那些一處非常邪惡的地方。罷。

第一次往贊育產檢是這樣的。我12週,8週時預約了今天。約的是0900,見的時候已經是11時了!我思疑早上只有三個預約時間︰0830、0900與0930。週遭的人當然心急,大家都是上班族嘛,那像我們這些好食懶飛的。見姑娘,都是做一些簡單的查詢,例如核對資料,查問與爸爸是否近親,有否生過水豆德國痳疹等,然後就給送出來了。

再過大約半小時,35歲又自願做唐氏篩選的我,就被送指去照超聲波。胎兒的心在跳,沒有什麼動作,身長合乎週歲,一切安好便好。

接著就是抽血︰四小筒!每筒約手指那麼長。不要緊,沒事的。

就這樣12時我才離開得了醫院。兩週後再見醫生。

整個過程最厲害的是我媽後來問我那句︰收費若干﹖對,我一毛錢也沒有付過!真箇是福利㖿。

另外雖然等了很長時間,但總的來說並不擠迫,有一、兩對內地夫婦、一、兩對白人夫婦、一、兩對印度夫婦,情況挻好。

有些家庭很誇張,除了丈夫陪伴外,還有母親同來。

醫院派很多小冊子,有免費的課程講座。我終於感受到納稅人的幸福了!

MAMA

不諱言這幾個月我都埋頭在讀忽然一週,因為身體實在累得很,工作亦十分忙碌。然後我就是在看關於懷孕及嬰兒的書和網站,就是全個身心都奉獻給懷孕這件事。

因此我有點焦慮︰作為母親這件事啊,是否真的要把自己全部奉獻予孩子﹖我過早的想到自我的失去,雖然我重複提醒自己不要擔心,畢竟我什麼都不懂,什麼都要學習。

勉強自己去看一些與懷孕無關的書也很痛苦,心思根本就只在胎兒那裡。特別是當挑了一本文筆不怎麼好的書的時候,就特別的加倍的懷疑我是不是漸漸喪失求知的本能。

最近捧在書的楊照的「尋路青春」,是唯一能令我尋回閱讀趣味的書。跟隨楊照的步伐,走過一遍他孩童時與青春期的路,心想養育孩子不也是跟他再走一回人生路,那樣的美好與甜蜜﹖

有關懷孕這件事,女子是最有資格說話的。變化是我的身體,痛楚是我的感受,奶水也是來自我身體工廠的。

對身體變化的敏感與感觸的脆弱,從第一天我就開始感覺到。首先是來自對上一次流產的恐懼,每天都對自下體流出來的液體敏感非常,每每都在猜度究竟是何種顏色氣味,巴不得能把CCTV都放進內褲裡。

狀況漸漸穩定(FINGER CROSSED!),則開始留意體內的動態。那個困在水體內還只有一吋多點的肧胎,其實沒有什麼可能對身體造成震盪。可能不過是心理作崇,每當我靜靜坐下來或是躺在床上,就會感到脈膊在肚皮四週、背部、大腿、手臂等在流動。那規律的流動,算下來根本不是胎兒的心跳,而是我自己的。在醫務所看過,那一吋多的小東西可每分鐘跳個超過150下!之後還會跳160下以上。

而令人最擔心的,實是某天身體突然感受不到什麼。孕吐時候的痛苦其實也是甜美的,讓孕婦清楚知道胎兒在努力地成長,把我的身體攪得天翻地覆。孕吐期漸過,身體漸漸澄明起來,毫無動靜,我才十分憂心。

書裡有一句話︰胎兒實在十分努力,比媽媽還要努力。我想是啊,他/她在十個月內,由什麼都不是,變成一個幾磅重的東西,難道他/她不是比媽媽更努力嗎﹖

LOL,Laugh out loud,Lots of Love.

~MAMA,寫自四個月斷BLOG後重新執筆。